小蝌蚪370APP

,最快更新仙草供应商最新章节!

“嗯,咱们远日无仇,近日无怨,就此别过。”石樾的语气淡然。

青雷居士摇了摇头,面色凝重的说道:“别啊!李道友,不知对万年灵药有没有兴趣?”

“万年灵药?没开玩笑?”石樾微微一愣,目光有些惊疑不定。

掌天空间目前还无法种出万年灵药,说起来,他踏入修仙界这么久,也还没有得到过万年灵药,就希望自己晋级合体后,掌天空间能升级,可以种植万年灵药出来。

“这是自然,老夫发现了一座灵药园,这灵药园一看就是上年份的,有万年灵药的几率很大,只是有一只炼虚大圆满的妖禽看守,老夫不是对手,这才没能得手,李道友,要么咱们联手取宝如何?”青雷居士的语气充满了诱惑。

石樾沉吟片刻,问道:“要什么?不会白白帮忙吧!”

“我要帮我降服那只妖禽,李道友,拥有青鸾血脉,若是召唤出青鸾法相,老夫降服此妖没有太大的问题,当然了,前提是,咱们先重创此妖,至于灵药,咱们四六分,六老夫四。”

“什么妖禽?说说看?”石樾顿时来了兴趣。

“三首雷凤!不是纯种,不过神通也远非一般的灵禽可比,一般的合体修士都未必是对手。”青雷居士的语气热络。

石樾面露思量之色,沉吟片刻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是想要降服三首雷凤当做化身吧!阁下修炼的是雷属性功法,如有一只三首雷凤,无论是斗法还是对敌,都有很大的益处,不过我凭什么相信?万一没有万年灵药,拿什么补偿?”

万年灵药不是大白菜,石樾自然不会随便相信青雷居士。

清纯mm小唏儿可爱写真

他刚才跟青蛇夫人联手破禁,青蛇夫人尚且会算计他,谁敢保证青雷居士没有小心思。

“这株三千年的灵药先作为报酬,李道友,老夫是真心的,还望出手相助,事成之后,老夫感激不尽,日后有用的着老夫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青雷居士的语气诚恳,不像是说谎。

他取出一个尺许长的青色玉盒,递了过去。

石樾的神识迅速扫过青色玉盒,并没有发现异常,这才接过玉盒,打开一看,里面有一株通体青色的小花,散发出一阵异香,花瓣晶莹剔透,仿佛美玉打造而成。

“梦璃花!居然是这种奇花。”石樾有些惊讶。

梦璃花通常生长在瘴气众多的地方,千年以上的梦璃花会引来高阶毒虫毒兽,对于毒虫毒兽来说,梦璃花是它们无法拒绝的诱惑。

若非李轩身具青鸾血脉,青鸾火凤同属天凤一族,三首雷凤虽然继承了一丝天凤血脉,但是血脉不纯,加之一直在这封闭的空间内,这才未能化为人形,青雷居士想要李轩帮忙,没有足够的好处,李轩可不会帮忙。

“好,我可以帮这个忙,不过我要两根三首雷凤的本命翎羽,总不能好处都被拿了。”石樾的语气淡漠。

炼虚大圆满的三首雷凤,本命翎羽可以作为主材料,拿来炼制一件雷属性的通灵法宝,绝对没有问题。

青雷居士很爽快就答应下来了,要是别人,他不一定答应,李轩有这个实力说这个话。

“李道友,跟我来吧!我这只灵禽的速度比较快。”青雷居士放出一只通体青色的巨鹤,跳了上去。

石樾也没有拒绝,跟着跳了上去。

青色巨鹤双翅一展,刮起一阵飓风,朝着远处飞去,速度很快。

······

某个狭窄的山谷,谷内不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,好像有什么人在里面斗法。

过了一会儿,两男一女从山谷里走了出来,他们身穿统一式样的道袍,都是炼虚修士。

他们出自玄云观,玄云观是玄云星第一大派,实力强大。

“没想到玄云星还有这么一处洞天,几千年我们怎么一直没从发现呢?”一名三十出头的少妇神情凝重。

“管他呢,既然被我们遇上,看来这是咱们的机缘到了,这里有不少三千年的灵药,说不定会有万年灵药。”一名五十出头的青袍老者笑着说道,神情有些激动。

“是啊!这里连炼虚大圆满的妖兽都有,也不知道封闭了多长时间,不过咱们还是要谨慎一点,这里恐怕会有合体期的妖兽。”

就在这时,他们头顶虚空荡起一阵涟漪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,一只百余丈大的血色大手凭空浮现,狠狠拍下。

三人心中一惊,就要避开,地面骤然钻出无数的血色细丝,缠向他们。

他们毕竟是炼虚修士,反应很快,一边分散开来,一边离开地面,并祭出法宝攻击血色细丝。

轰隆隆!

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,血色巨手拍在地面,地面顿时多了一个巨大的掌印,一大片腥臭至极的血液迅速蔓延开来,所过之处,地面燃烧了起来。

血光冲天,无数的血液飞起,化为一个巨大的血色光幕,罩住了三名炼虚修士。

“什么人?敢埋伏我们?找死!”青袍老者冷着脸说道。

“埋伏们?们也配?”一道充满不屑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虚空荡起一阵涟漪,血光一闪,一名面色红润的中年男子凭空浮现,他嘴边沾着血迹,眼珠子是血红色的,两颗獠牙裸露在外,显然是僵尸。

“合体期修士!不对,的气息不稳,只是气息达到了合体期的标准,哼,狐假虎威,敢哄骗我们,找死。”青袍老者面色一冷,法诀一掐,头顶青光大放,一个中年道士虚影出现在头顶,手上握着一把拂尘。

如果石樾在这里,看到道士虚影,绝对会吓一大跳,道士虚影跟他碰到的一具雕像一模一样。

“玄云子!们是他的弟子?很好,本座本来还想绕们一命,们既然是玄云子的后人,本座留们不得。”中年男子一声冷笑,法诀一掐,血色光幕的光壁上冒出无数的鲜血,十分恐怖,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“给我破。”青袍老者一声大喝,道士虚影迅速实化,手上的拂尘一抖,破空声大响,密密麻麻的银丝飞射而出,击向血色光幕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