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向日葵视频app下载大全

“世侄女……不信谣不传谣知道吗?你小师叔和宁阮真的只是朋友,不是圈子里传的那种关系……反正不管你信不信,我信。”

“好……小师叔说是朋友,那必须是朋友,我不会介意的,大不了多个小师娘,对吧?”

“世侄女,你若再如此嬉皮笑脸戏弄你小师叔,我可要打你咯。”

“哎呀……别摆出一副长辈样,烦不烦?你悠着点,我反正是看不懂你的私生活。”

你看不懂就对了。

我现在也看不懂我的生活了。

单纯的生活终究被开局就神豪所打乱。

以前我赵灿多单纯,一个暑假变了。

所以……赵灿在改变,一点点的改变现状,争取回到自己理想的单纯生活。

所以每天坚持[神豪的自我修养]提升自律是很有必要。

“小师叔我要喝奶茶,你帮我点一个呗。”

“小师叔我也要喝奶茶。”

女孩与黄色枫叶

“小师叔我也要……”

其他同学学着武空空嗲嗲的声音。

“自己买。”

说完,赵灿走出了教室,去图书馆看书打发时间。

十多分钟后,外卖小哥提着一大框冷饮来到教室。

“武空空你小师叔真大方。”

“那当然,要不然哪有那么好当的小师叔。”

小师叔这个称号的确不好当。

武空空又是大家闺秀那种第一次离家这么远。

武空空深信爷爷武亥说的那句话。

[去了宁海有什么事就找你小师叔]

果然。

一有事就找小师叔帮忙。

活脱脱的当大小姐当惯了,把小师叔当家丁使用。

一下午,反正忘了买的生活用品就找小师叔帮忙去超市买。

“小师叔你帮我……”

“小师叔我忘了买……你帮我……”

“小师叔我不会……你帮我……”

[关机吧]

最明智的选择。

你小师叔也不是万能的。

……

……

江宁中学。

下午6点。

楼酥婉和商言言去食堂的路上遇到了陈汉深。

商言言的性格很孤僻。

楼酥婉是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。

陈汉深一看商言言这女孩子满脸写着有故事。

“饭盒给我吧,吃什么,我帮你们打,你们去找位置。”

“谢谢……,我要一份土豆丝和青椒肉丝。”

“我和酥婉一样。”

商言言低头说完,拽着楼酥婉就去找位置。

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一天的相处下来,楼酥婉也大抵摸清楚商言言的性格,一个有点自闭的女孩。

总之和陈汉深想的一样,这个叫商言言的女孩充满了故事……

陈汉深端着饭盒过来。

“谢谢……”

“不客气,都是同学。对了商言言你以前在哪个学校念书?”

商言言迟疑了一会才回答:“岭南九义校。”

岭南县是江宁市的一个县级市,属于矿产丰富的地方。

“岭南九义校?噢……就是那个去年有个初三的学生跳楼的那个学校?”

商言言的头低得更下去了。

楼酥婉:“我怎么没听说过?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其实……没那回事。”陈汉深刚要讲述自己听说的传闻,商言言立刻否定:“都是不可信的消息,我就是岭南九义校的,我……我都不知道有这事,所以大家就别乱传了。”

“呃……那好吧。”

“言言你脸色不好,是不是不舒服。”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商言言的挤出一丝笑容,然后低着头一口一口吃着土豆丝。

“呃……商言言同学,你不吃青椒肉丝吗?”

“太辣了,我不吃。”

陈汉深笑了笑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说着就夹过青椒肉丝放到自己碗里。

商言言:“……”

楼酥婉:“陈汉深同学你还真不客气,人家言言又没说给你,真没礼貌。”

“呃……要不我还给你?”

“都有你的口水了,人家言言才不要。”

“这有什么,我也是从她碗里夹过来,也有她的口水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商言言尴尬的红着脸:“你吃吧,我不喜欢吃辣。”

陈汉深看了一眼楼酥婉的齐腰长发,又看了一眼商言言齐肩短发。

“酥婉同学你这头发剪了真可惜。”

楼酥婉下意识的抓过身后的黑直长发仔细看了看。

“你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我头发被人剪了。”

“抱歉……我表达有误。我的意思是高中生不能留长发,你不知道吗?男生必须短发,女孩子必须是商言言同学这样的齐肩短发。”

“有这个规定吗?”楼酥婉问商言言。

“我好像报名的时候在门口看到公示栏贴着男女表现发型样式,是不能留太长的头发,会影响学习。”

“有这个规定吗?”楼酥婉问陈汉深。

“我还骗你不成,我可听说我们学校的教导主可是超级铁面无私,一点都不讲情面,每年军训后,就会开展斩首行动,也就是剪头发。每个班每个班的巡逻,要是见到谁不符合发型标准就会立刻让你去整改,若是不听还会被请家长。”

“我不干”

美好的心情从听到这个变态的校规结束。

“留不留长发跟学习有什么关系,他凭什么要求我们必须按照他的标准去执行,我不干”

楼酥婉气鼓鼓的抓住自己的长发,这可是她最后的倔强,容不得任何人侵犯。

“酥婉同学你拗不过教导主任的。”

“总之,我头发不能剪,头可断,血可流,头发不能剪。”

商言言怒气值+50

“陈汉深同学麻烦你别危言耸听行不行?往年是往年,往年因为这事我听说没少闹出新闻,至于今年是什么情况还不好说,你别乱下结论,搞得大家热心慌慌。”

“我又没乱说”

“还没乱说!”

商言言怒气值+100

从位置上站起来,眼眶红红的,指着陈汉深。

“一会又说岭南九义校跳楼,一会又说剪头发,你还说没乱传,谣言都是你这样的人传出来的,你知道一个不切实际的谣言对一个人的伤害又多大吗?”

发泄一通后,商言言朝食堂外跑去。

“言言……等等我。”楼酥婉起身追了出去。

陈汉深懵逼中……

我啥都没说啊,她发什么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