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豆奶短视频app最新版下载

♂? ,,

葬礼过后,又是两天过去了。

这两天里,唐昊给芳芳母亲安排了一份新的工作,较为清闲,待遇也很不错,如此,也算对的起老爷子临终的嘱托了。

这一天上午,唐昊坐在办公室里,正在看着一份文件。

突然,手机响了。

拿起来一看,却是邋遢道长打来的。

“道长,什么事?”唐昊接起了电话。

“唐道友,赶紧过来!”电话那头,邋遢道长的语气有些焦急,凝重。

闻言,唐昊脸色一变,听这口气,像是出什么事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唐昊沉声道。

“嗨!出大事了!”道长苦笑了一声,“那群邪崽子知道不?”

“邪崽子?”唐昊一怔。

王小羊的清雅气息

稍一琢磨,这才反应过来,道长们习惯把什么都叫做崽子,这个邪崽子,应该就是指邪修了。

“他们怎么了?”

“以前,这群崽子被我们茅山撵着跑,整天东躲西藏,都不敢冒头,可最近,这群人像是打了鸡血,一个个冒头了,还联合了,到处袭击我茅山的人。”

“好几个行走在外的师兄弟被袭击了,所幸我茅山的人警惕性一向很高,勉强逃了出来。”

“但都中了邪术,好几个快不行了。”

听罢,唐昊眉头一皱,“还有这样的事?看来,之前猎魔行动还不彻底啊!”

“嗨!这群人都躲在犄角旮旯里,平时找都找不到的,我们猜测,邪道中应该出了个厉害人物,这才把这些人联合了起来。”

“有个被袭击的师弟说,那群邪崽子口中,提到过一个什么老祖。”

“这个家伙应该很厉害,否则,这些崽子怎么敢挑衅我茅山。”

唐昊沉吟了一会,道:“那我现在就过来!”

“好!快一点!”

挂断了电话,唐昊先给香怡姐打去了电话,告知了她一声,接着,出去跟韩助理说了一声,便匆匆出发了。

速之下,只花了三个小时,他便抵达了茅山。

一群道长都在山下等着了。

“唐道友!”

一群白发老道士带人走了过来,面色都有些凝重。

“随我来吧!”

寒暄了几句,他们带着唐昊上了山。

在一处房间里,他看到了那几位负伤的道长,一共三个,模样都有些惨。

其中两个面色青白,笼罩着一层黑气,另一个,半边身子都快没了,勉强吊着一口气。

本来受伤的不止这几个,但只有这三个,是他们束手无策的。

唐昊环目一扫,面色沉了下来,胸中有一股怒火上窜。这三个道长,他都认识,叫得出名来。

“那群邪崽子,实在太可恶了。”

身后的一群道长愤愤骂道。

“唐道友,有办法么?”真阳老道士问道。

“我先看看!”唐昊走过去,给三人仔细查看了一下。

那两个面罩黑气的,是中了毒,这毒有些厉害,修为不够的话,很难驱除,难怪这群道长束手无策。

不过,以唐昊的修为,倒是可以驱毒。

至于最后一个,看起来最凄惨,但也最简单,只是身体受创而已,唐昊掏出两枚丹药,当场塞进其嘴里。

等丹化开,他的血肉,还有骨骼,便以缓慢的速度,开始再生了。

“这个没事了,抬出去,等等就好了。”

见状,一众道长都惊呼了起来。

“好得这么快,简直奇迹啊!”

“不愧是丹药!”

道长们激动无比。

“至于这两个,我也能治,们先出去,恐怕需要点时间。”唐昊道。

“快快快,赶紧都出去!”

真阳老道士赶着人,走出了房间。

等他们都出去了,唐昊扶起一人,盘膝坐下,开始驱毒。

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,唐昊才出来了,略微有些疲惫。

“怎么样?”

门外,一群道长围了上来,紧张地看着唐昊。

“没问题了,接下来,只要好好休养就行。”唐昊轻舒了口气,道。

霎时,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。

“太好了!唐道友,真是太感谢了!”

“唐道友,辛苦了,来来,赶紧到大殿,休息一下。”

一群老道士热情地道。

在一众道长簇拥下,唐昊来到大殿,坐了下来。

喝了一会儿茶,唐昊道:“道长,们准备怎么办?”

“当然是跟他们干了!干死他们!”

“对对!干死他们!这群崽子,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敢主动招惹我们茅山,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,真当我们好欺负啊!”

道长们群情激愤,吼了起来。

“没错,必须要狠狠回击,最好趁这机会,将这群家伙一网打尽。”真阳老道士道。

其余几名老道士跟着点了点头。

在大殿坐了一会,突然,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一道身影焦急地冲入了大殿。

“不好了!不好了!那群崽子打上门来了!他们已经进山了,正朝着这边开来。”

“好多车,好多人!”

话音一落,大殿寂静了一会儿。

下一刻,瞬间沸腾了。

“什么?那群崽子敢打上门来了?”

“快,赶紧操家伙,跟他们干了。”

当下,整座山都沸腾了。

一群道长冲出大殿,去取了自己的东西,接着,一箱箱的军火,从储藏库里起了出来,搬到了大殿前。

很快,每个道长都武装到了牙齿,身上挂满了子弹,手雷。

而一些年轻的道士,则都被集合起来,躲到了广场下的那处地下宫殿里。

接着,在真阳老道士的带领下,一群人排成队,如长龙一般,涌下了山,一个个杀气腾腾。

来到山下,众人一字排开,摆起了阵势。

而这时,在前方的道路上,开来了一行车队。

清一色黑色轿车,前头是加长版林肯,中间,则是一辆劳斯莱斯。

这一行车队,简直豪气惊人。

到了近前,车队停下。

车门一开,下来一个个穿着黑色西装,戴着墨镜的男子,下来后,一整领带,理了理发型,简直派头十足,酷劲十足。

山门下,一群道长都看傻眼了。

我艹!

他们不是在做梦吧!

这还是那群被他们撵着跑,躲在犄角旮旯,不是土得掉渣,就是跟野人一样的邪崽子?